ING算命ING算命ING算命

_免费汤_传奇

吃过工厂食堂的工人,大多喝过“免费汤”。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做工人的小厂食堂在中晚餐开餐前,厨师会抬出一个铝制大茶桶搁十字木架上,桶沿挂一只长柄铝勺,桶内的菜汤腾溢热气,供就餐的职工随意取之,免费。

免费汤,上面泛着星星点点油花,或漂浮着些许青菜叶子,或沉淀着一层腌菜小段,偶尔有几片肥肉窜上窜下。虽号称菜汤,实与涮锅水相近,但具油盐味儿,当属“食堂菜”的延伸品。青工大多还是比较青睐这些汤的,有总比没有强,何况享受它不用自个儿掏“菜票”。

食堂门口,小张、小李多半会先去汤桶处,持勺舀上半盆,边去取饭菜窗口前排队,边吮滋韵味,谓之“小啜压压饿性”。

食堂的伙食简单,千篇一律。常吃的不外乎芹菜炒香干、辣椒炒肉、红烧鱼块等硬菜;小菜乃包菜、芽白、白菜、萝卜、茄子、冬南瓜苦丝瓜、豆角、雪里蕻之类。至于我,早餐是馒头稀饭,中晚餐皆一荤一素,加上4两米的钵子饭,三五下就解决了。每每餐毕,总会去那汤桶内再“挖”一勺汤,美其名曰“漱漱口”。

这样,中晚餐前,总有十数人围着食堂门口的汤桶边挤挤挨挨,长柄汤勺快速地在人群手中轮转,都想捞进碗中的汤都带点“内容”。人多汤少,吵架斗嘴时有发生,甚至为争抢那汤勺而动手动脚也不少见。

一日中餐时,班组青工小熊的外厂女朋友来会他,两人去食堂呷饭。他照旧先去汤桶。此次,好不容易等得汤勺到手,正欲将汤勺伸向汤桶内,组装班小刘一手托着一摞菜碗,一手从中取下个菜碗,直接往桶里挖出一碗汤递给身后同班组的青工,还一碗连着一碗接力。小熊拿着汤勺站一旁却无从下手,慌了,用手里的汤勺将正朝后传递的那只菜碗打掉,菜碗里的汤溅了小刘一袖子。小刘抓起被打掉于桶里的菜碗顺势舀了一碗汤猛地劈头盖脸泼向小熊,弄了小熊一脸一身。

小熊岂能枉受这个辱,更何况女朋友在岸边观火,想都没想立马反击,使汤勺作武器,一勺连一勺舀出桶内的汤向小刘兜头泼去。二人放下手中汤碗汤勺打成一团,众工友帮忙劝扯开,二人还踢腿挥拳互骂不止……小熊的姻缘因此给搅黄了,这事让如今已是老熊的他仍愤愤不平。

厨子马师傅瘦筋筋的,看起来一幅老实巴交样,因为生活困难,便以食堂为自家厨房,且不时往宿舍里捎带吃食与饭菜。他不仅白呷还常往家白拿的做派,若有人看不下去讲他两句,他便抓起菜刀摆出拼命架势。

那天女冯师傅为此事开了他句玩笑,他皮笑肉不笑嘿嘿两声,扬起手中炒着白菜的锅铲就朝女冯师傅头上拍去,顿时脑袋鲜血直流。另外一个女师傅赶紧到车间喊来两个女青工帮忙送上医院缝了4针,女冯师傅因此休了半个多月工伤假。厂部的处理也随之来了:女冯师傅医药费、误工费均由马师傅负担,并全厂通报批评。

马师傅怎受得了这个气,忍气吞声一段时间后,一次中餐开餐前,他突然对着汤桶撒下了一泡尿,又唤来另一个师傅将汤桶抬出去。平素他每次打菜都要将瓢抖三抖,看不惯他的人多了去。汤桶放妥后,围在桶边的工友中有数人开始用筷子敲打饭盒菜盆菜碗,并大呼小叫:“马师傅,怎么把尿桶抬出来当汤桶糊弄我们?缺不缺德啊!”马师傅装聋作哑铁青着脸钻出人群逃了。闻讯赶来的厨房班长紧急调来两个师傅将汤桶抬去洗菜池子倒了,洗了洗桶,又十万火急亲自下厨开了一锅纯肉片汤叫人抬出。

这样的桶装的肉片汤,哪个敢喝?在众人的指责声谩骂声中,厨房班长领着两个伙计出来,无奈地把这桶汤抬去倒掉。接下来,汤桶前再无人问津。

厂领导听了汇报后,对马师傅作了严肃处理:调去钢材库房做搬运工,考虑到他的家庭实际情况,不罚款。从此之后,马师傅家的一日三顿,只能掏工资解决了。他老婆以此为由头还与他吵闹了好长一阵子。

大约过了两个多月吧,鉴于青工们的强烈要求,工厂食堂又购回一只墨绿色搪瓷的大茶桶,每日中晚餐时,食堂大门口一侧又有了免费汤袅袅飘香,给工厂一隅带来了久违的热闹。

【来源:株洲日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NG算命 » _免费汤_传奇